第一约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3439℃ 0评论

给我介绍个西人帅哥吧。

疯了?傻姑娘。

给我介绍个西人帅哥吧。

我不认识几个啊,而且都不帅。你怎么了?没病吧你?

给我介绍个西人帅哥吧。

你呀……太可爱了,我给你留意留意,但不一定找得到,你要求太高啊。

给我介绍个西人帅哥吧。

哈哈。好,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给我介绍个西人帅哥吧。

别看不起同胞啊,想见我立马飞过去。

呵。一通玩笑。一通对男人们的撒娇。

一通的忧郁像玉米粒进了微波炉,一会就噼噼啪啪膨胀爆裂,开花了。

然而终是遇到一个,帅得养眼,以至于我将他的照片一会处理成黑白,一会处理成怀旧,一会再斑驳里看他是否拥有沧桑,其实他的年纪正好,才32,又碰巧单身,又会说一些适宜的恭维的话。

当聊天不甚热络地进行时,我才蓦然发现,英文聊天已经不成问题。于是对上一段爱心存感激。

说好见面,就立即见吧,不想有太多无谓的了解。

他是健身的,蓝白细格子衬衫里掩饰不住的肌肉,凸跳而入眼。难怪96kg180cm的身材一点也不显胖。难怪他说他不喜欢有小肚子的人。当然,我自谦地说自己有些胖后,他实实在在地说:no,you are not fat at all,you are so beautiful.

这是一个地地道道澳洲长大的男孩,眼眸清澈,透出无比的诚实。一边互相打探着些性爱的习性,一边自我节制地说:i should not talk about this with you,i will stop,sorry…

问他:你只是需要找个性伙伴吗?

他答:也想有爱,我喜欢拥抱女朋友,喜欢关心她。你呢?

我答:有爱有性。

他说:我理解,但是我想,你应该忠诚于你的丈夫和你的家庭。

真是个好男孩,我心里想,笑笑对他说:是的,我需要忠诚。然后呢?

他答:我想,单纯的性爱不影响你的忠诚吧?

我笑了。

他的可爱给了我一个台阶。手指把玩着长发,低头不语。

他的手抚上我的头发,他说:我这是第一次接触中国女孩子,我不知道怎样做才够礼貌。

缓缓抬起头,眼睛勾住他的眼睛,呼吸停顿。

maybe kiss?

我看见他的眼神里流动出这样一句话。于是,他侧头,微微探身,呼吸扑打在我的脸上,一股温热和清香,彼此像开在对方眼里的一朵奇异花,芬芳满枝,于是细嗅,于是唇触,于是轻舔,于是柔柔吸食。

就到此。就到此。

心里一个限定,像一道闪电亮在头脑里。

双手无力地推挡他渐次下探的手指。

唇舌纠缠着道别,我说:时间不早了。

是的,见他只是夜里聊天的一个起意,本就住的近,见面不费周折。所以,再见,也会不难。这个男孩子,此时脑海里只有两种器官的契合,他还没嗅到我的味道,还不知道我妖娆的情思,更不明白我的抽身而走,只是不想太快用性的愉悦打散心里还弥留的一点情愫……是的,我想准备好之后,清爽地和过去说再见,然后投入他的怀里,以我的柔软和无限湿润,给他人生的旅途上,种下一株勿忘我草。

爱有时候就是占领,占领了身体,还要占领记忆。

这种占领需要温度,需要味道,需要繁复的情节,需要错误和眼泪,需要伤痛和遗憾,需要零星的针尖一样的幸福,恰巧扎在心口上。

道别。他下车,一个很大的环抱,几乎将我抱离地面。

嗯。谁都需要新开始。越快越好。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第一约

喜欢 (5)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