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刀锋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1934℃ 0评论

1月30日

 

睡很晚,又很早起来,光脚轻轻踩在地毯上,看见外面阳光已明媚一地。

有些冷。我拿了笔记本又回到床上。

如此缺少温暖,看来盛夏已悄然而逝。

 

有点不知道想说什么。也不知道这样盯着光标消耗时间,是否比睡眠更有意义。

F今天的飞机,我的确有些期待看见他,像很多年前一样,差不多就是在他每天的问候里,慢慢流泪,慢慢挺过来的。

他的沉静真的就像一潭幽深的湖,感觉无论多少石子投进去,也难有波澜,所以,我感情上的小病小灾,在他看来,也许只是时间里落下来的灰尘,适时轻轻一拂,便没了。

 

可是这样温和没有伤害力的男人,我却不小心伤害到。然后,我匆匆逃开。也许心里一直有愧疚,但又不知道如何去弥补。这一逃,差不多三年多。

他选择在我生日那天加了我的微信,但是依然沉默,过了好几天,他才问:知道为什么我那天加你吗?我:“难道你竟然也记得我生日?”他:“那也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我的脸刹那有些泛红,内心又有羞愧,我总是那么自我自私地删除掉和别人的记忆……仔细想想,便也明了,四年前的那天实在太难忘记,唯一一个打卡上班的生日,那天中午和他匆匆告别,一个说好的拥抱都没给他,就和他分别走进冬天的两个方向。

 

关于他的记忆不多,也不少,就是他那样地厌恶烟味。他和徐的发型很类似,性格则有些像我,文字表达更流畅,互相面对面时,话说的很平淡。曾经多次有过和他一起旅行的念头,因为心里喜欢他那份包容与温暖,以及他宽阔于我的视野。这种特质和徐也很像。问他这几年过得可好,可有新感情,他说有过两段。嗯,我似乎也是,有过三段,每段都那么倾情投入。嗯,希望见面不会向他倾诉,实在怕眼泪掉下来,因为即使他借肩膀给我一靠,那点支撑对长久的未来也无济于事。我几乎每天晚上临睡前都撒娇地在徐怀里躺一会,感受他海洋般波澜起伏又从未失去热情的爱,可是支撑感,仍觉乏力。

 

可见人有时候的坚强,依靠外力来获得,是很难的,是要自己给的。

 

自从做了代购,和S的交流竟然也多了起来。他喜欢语音,懒得打字,当我打字给他是,他说:想听听你声音不行啊?呵,好吧,于是我也语音。他现在的出现,给我更多的感觉是疼惜我。他看我那么辛苦,总是想帮我,就三天两头地买东西,买东西送朋友,送家人,我推什么,他就几乎都觉得有用。昨晚给他预备新的包裹,其中有小孩子吃的钙片,他说那个如果好吃就多来几瓶,我说那我打开一瓶先尝一个啊,他说当然,于是我就打开自己尝了一个,也是酸甜味道,甜味更浓,这边孩子的药都做得跟糖果似的,何况这还不是药,所以好吃是一定的,所以告诉了他,他呵呵笑着让多来几瓶。我在拧上瓶子的盖子时,心里竟是很感动,觉得他有时候真的也把我当孩子看,对我那种无端的信任已经很多年了。他多次对我说:我看到你忙起来,忙的那么充实,真的替你高兴。他的声音我懂,就像在最初我来澳的时候,他也多次问我:有没有困难,有困难就告诉我。我总是说会好起来的,让他放心,于是真的就好起来了。

 

S一直在我心里是个很智慧的男人,也许不会去弄些风花雪月的东西,但关心总是落在实处,无需太多语言,也知进退。而他许多的做法,俨然已经超越了之前狭隘的感情。当然,昨晚和他微信说完之后,也淡淡涌上一些无奈。我很担心和他之间越来越像顾客与商家。我怕自己的自私会拿捏不了平衡。我怕唯利是图的印象慢慢蒙蔽之前深厚的温情。当然我又何尝不知道他,什么都是看得通透的,他找我买东西,何尝没考虑过金钱带给人们之间的尴尬,以及对人性残酷的考验?他也自然明白我的矛盾心理,所以当我很认真地算账的时候,他那头必定微微一笑,若我精明,他则会想:嗨,丫头长大了,懂算计了。若我依旧稀里糊涂,他会想:还是那么可爱没心眼,还得我多提携。

 

还有X,他对我的关心有时让我惶恐又惊喜,他从我这里买东西,都是100件100件地拿,拿去自己又用不了,全散布给亲朋好友。和我的沟通是少之又少,也不问货物价格,只说:你看着给快递些回来。和他仅仅见过三次,也都十分匆忙,我唯一的印象就是很喜欢他的她,温柔娴静又漂亮大方。尤其那娴静,让我远远地想,若我是男人,也必定爱她……所以一方面内心很感念这样的帮助和信任,另一方面也觉得无力回报。

 

嗯,P,2013年初和他在北京吃了半顿晚餐,他因为有急事几番致歉,又点了甜点给我,然后匆匆离开。说了半个月后再约,但一耽搁,竟然整整一年,上次见他,早餐午餐一起吃,又是吃到一半,他再次匆匆离去。但他表达了要支持我的意思,像一年前一样。这其实很令我诧异,也惊喜。因为现实生活里,他于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我的确仰视他太久,也有仰慕。我很感谢他对我所做的任何细微的事情的关心,从我的网站到我环澳旅行,再到我做微店。

 

再有,常看到很多陌生朋友接二连三地买东西,我自己都忐忑,也许我更希望是纯粹的买卖吧。我已经承受很多爱,承受很多关怀,承受很多支持与鼓励。我怕一眼望去,男人都是可爱至极怜香惜玉的,可怎么办?

 

其实面对徐一个人的爱,我都会有承受不起的感觉,因为太纯粹,太始终如一,从他的20岁起,就从来没有过任何波折。所以我常常会觉得也许我需要无数劫难来平衡这盛大的爱。因此,我对生活里小的困难苦痛,都抱有感恩的姿态。比如生病了,我会想,才只是一场可医好的病,比如手烫伤了,我会想,感谢只烫伤了我的手而不是脸或眼睛。比如丢东西了,我会想,幸而丢的是可弥补的,是身外之物。比如2013年一年的空闲与压抑,我会想多好,让我像度假一样过了一年,又赐给我美好的爱情……而今,其实不单单是他的爱,还有不计其数的男人,或远或近地包容着我,关心着我,围绕着我。这样想来,生活里有那么一个或两个或几个人,在不同时段来折磨自己,就是对的了,这叫平衡。

 

想想看,人生真如一块可供消耗的甜蜜蛋糕,许多人赞美你的外型和味道,也必须有凌厉的刀锋切碎你。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爱与刀锋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