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掩的欲望之门

一枝独秀 一枝独秀 3308℃ 0评论

你看,欲望涨起来了,像门前的草坪,过些日子就有些茂盛地凌乱,阳光穿不透,风也拥堵,缺少呼吸似的不知摇曳。
乔乔站在落地窗前,端着热的茶杯,目光呆滞地停留在一片葱绿上,脑子里很容易就把男人想象成了割草机。嗯,唯有适时地割掉段那疯长起来的高度,草坪才能重归平整,才有阳光渗透根部,才有勃勃生机和清香扑鼻。
这大概是乔乔见马克的唯一冲动。
马克曾说过:知道你久坐写作很累,很想给你按摩按摩肩颈和腿,如果你不反对,我可以手指再稍稍往上一点吗?
乔乔当这些话是随风而来的一缕气味,说不清楚什么香型,反正一阵风过,也就散了。
然而,乔乔掐指算了下,大概有4个月自己的状态就是徘徊在书房与卧室,卧室与厨房,厨房与卫生间之间,连门口的草坪都未踩踏一次。生活就是被儿子喂养的感觉。他会每周买些食物日用品送来,也隔很久割一下门口的草,只是他不知道,人的心身体里有时候也会长草。

约见马克的是个晚上。乔乔有点担心白天的日光里不仅能看见额头的细纹,而且会不容易暧昧起来。光就那么坦荡与凌厉,照的见每个角落的晦暗。
马克虽然身材些微短胖,但脸部的轮廓仍然属于俊朗的,或者说年轻时是俊朗的。乔乔自从上了四十之后,就不大喜欢健美身材的男人了,觉得那种体型抱着太硬,不能更好更柔软地和自己的身体严丝合缝,而马克,在自己生活的外围整整存在了9个月,一直保持适中的距离,并不算是饥不择食,符合自己矜持的假面。况且,以乔乔的冷淡,第一次见面,还不一定怎样呢,也许只是望梅止渴的第一步。
所以马克当时站在马路对面从车里下来,对乔乔表示说“我看见你了”的时候,乔乔就觉得一切刚刚好。
乔乔在红绿灯的间隙,稳着步子走了过去,对马克淡然一笑,打开了车门。四十好几又身材不够流线的马克居然开着奔驰的一辆轿跑,他坐进去,明显感觉有些拥挤,像花生壳里有颗过于饱满的红皮花生。乔乔被自己的想像逗乐了,但也只是在心底里那么笑了一下,面部仍然清冷。
马克说我带你去我常健身的地方喝咖啡吧,你说了只是聊聊,我也不敢羁越。
然后马克开车就属于那种很有爆发力的感觉,车子推背感极强,迅速提速,又戛然停稳的感觉,乔乔忍不住几次惊呼起来。
马克笑笑说:我开慢点,你别怕。
乔乔不是怕,乔乔心想,这种开车方式倒是惊喜,还有点年轻人的冲劲,有稳又狠呢。

其实夜里乔乔很忌讳喝茶跟咖啡,会影响脆弱的睡眠。
但她还是坐在马克对面,啜饮了一大杯,一边喝着,一边听马克讲他在中国许多省市的奇闻异事。包括他对白酒的理解,对中国人情世故的困惑。所以他说中国很有趣,但很复杂。又讲当初语言不好的时候出的些差错,乔乔很温和地配合着笑,就像读一则写了很长但又不足够幽默的笑话,乔乔总是会在末尾善意地嘴角上扬一下。
乔乔不知道马克有没有注意,她穿了吊带丝袜,她坐下的时候,袜子的蕾丝边就很清晰地勒在大腿上,她没有故意扯裙角,没有遮掩那一抹黑色的妖娆。甚至,她变换着双腿来交叉,而她的目光却多数落在面前的茶杯上。
半个小时后,乔乔看着到了底的茶杯,觉得自己的心也空空的了,身体也是。
马克小心翼翼地说:我送你回家吧。

好吧。乔乔和他上了车,系上了安全带,乔乔丝袜在暗暗地车子里有一种丝绸般暗哑的光,以及那蕾丝边,也更娴静地和裙边摩擦着。
乔乔想:若他不启动车子,直接伸手过来摩挲那两只腿,从脚踝到大腿根部,自己大致也只有闭上眼睛的力气……若他直接将厚重的身体侧过来,将自己挤压在座椅间,自己大致也是闭上眼睛大口呼吸……若他干脆将车子开到一处密林边,停下,将自己从车子里揪出,按压在车门一侧,直接掀起裙子,厚厚的大手只那么一探,自己大致会闭上眼口里轻声尖叫……若他推倒自己,在青草坡地上来回滚压,自己大致也只是闭上眼在推攘中一边丧失领地一边低吟……
乔乔在夜色掩映下,想法有些放肆。
其实马克一直在认真地开车,只偶尔,眼睛会漂一下安全带裹绑下乔乔那依然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他常常问及的黑色丝袜。
路途很短,乔乔的情节设计还略显干瘪的时候,已经到了。

马克笑笑,说,等不及下次见你了,你好美,人又安静。
乔乔感觉身体里有股热热的湿润。她笑笑,没有说再见,看着马克,紧张地搓着手,说: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其实乔乔心想:马克可真够笨的。
可是乔乔不能说:来,摸我的腿,来,再上一点,再重一点,哦不,再轻一点,哦,要弄疼了……
乔乔终于尴尬的笑了笑,说:那,我走了。

马克伸出手,和乔乔握手道别。
其实完全在松开手的一刹那,可以使劲一拉,乔乔就会像块绵软的枕头,落在他怀里。
可是他们捏着指尖道别。
夜色很浓,弄到一下子湮没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乔乔回到家,褪去丝袜,褪去内裤,那片湿热,已渐渐转为冰凉。乔乔自己也惊诧不已,只仅仅是指尖相触啊……但却仿佛有一次不小的潮汐。
乔乔冲完澡,懒懒地躺在沙发上,看到马克的信息:我看到了你漂亮的丝袜,我有一直在看你的腿,好多冲动想去摸一下,又怕你生气。
乔乔回:我生不生气你试了才知道啊。
马克问:那我现在可以去找你吗?我现在就可以掉头过来,我等不及下次见面了。
乔乔笑着说:太晚了,我要睡了。

其实乔乔知道,欲望就只是一时的起意,过了那个恰当的时间,就觉得再也不重要了。就像很多房间都有门,爱情的门总是敞开着,爱的人可以随时出出进进,每一次迎来送往都是欢欣鼓舞的。而欲望的门多数时候是关着的,只有偶尔虚掩着的时候,你碰巧路过,也许毫不费力的一个侧身,就可以进去,但大多时候,你只能叩响门扉,听见里面空无一人。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虚掩的欲望之门

喜欢 (1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