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五十章及尾声【完】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5265℃ 0评论

第五十章

刚一走出机舱,梁晨看了看瓦蓝瓦蓝的天空,头就先眩晕了下。

幸福的眩晕吧?要么是醉氧?

梁晨愉快的想法驱走了身体略微的不适。

他打开手机,第一次对着自己和身后的飞机,来了张自拍照,因为着急,焦距都没调整好,就那样点了微信里的发送,然后说:“宝贝,我来了。”

走了几步,忍不住又发了一则。

那是他临走时拍的那个照片墙,秦小雨裸身的大肚照,由最初的不甚看的出来,到最后硕大的肚子,美丽的侧影,被梁晨处理成黑白单色,像极了一粒种子从成长到快破土而出的剪影。他继续说:“坚强点,等我来,我要第一个亲你和二宝,我要第一个抱我们的二宝。”

他本来想说绝对不让Robert鸠占鹊巢地先抱了我的孩子,但一想到昨晚临登机前就拜托Robert在手术室能把这些给秦小雨看,增加她的勇气,那么话也只能说一半留一半了。是的,他绝对忍受不了自己的老婆生自己的孩子时身边是另外一个不相干的男人,但机票就这么操蛋,当时为了和王璠约好一起走,就只能买到这一天,时间上就有了点延误。

Jessica很早就等在机场了,接上梁晨和王璠,也顾不得先把王璠放回家里,就直奔医院了。

“兴奋吧?”Jessica问。

“是啊,但是一想到小雨正在受苦,还是有点着急。”

“嗯,担心是正常的。”

“不过还好,Robert在旁边……”刚说完这句话,梁晨就意识到已经说错了。

果然,Jessica一惊,也是不假思索地问:“外人怎么可能进手术室?而且是产房哎……”

“哦……是这样……我拜托他假冒我的名义进去陪的,我不想让小雨觉得在这里举目无亲,唉,都怪机票当时定的晚了……”这解释是得多无力啊,梁晨一边说,一边心里想。

“这样啊……我以为那个场合,不大适合一个陌生人去看,或者一般也不会有人愿意进去吧……这Robert……还真是能助人为乐,到底是老外,也不忌讳。”Jessica仍是摆脱不了疑虑。

梁晨讪讪地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了一会才又说一句:“是啊,老外友好起来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想到这里,他又给秦小雨发了一则消息:“告诉你一特刺激的,刚有点说漏嘴,被Jessica怀疑,我说Robert陪你进手术室,她说老外助人为乐可真什么都不忌讳,不过怀疑归怀疑,孩子是谁的才重要是吧?孩子就是最有力的证据,到时候什么猜忌和流言蜚语都会没有的,对吧?对了,估计你手术也进行了一半了,麻醉了应该不会很疼吧?如果疼,就要坚强一些,多想想咱们的二宝,想想我们一家四口又要团聚了,就好了。我很快就到了,坚强啊。”

发完这个,梁晨看看有点堵的路况,问Jessica:“还有多久到?”

Jessica说:“再有三十几分钟吧……看,那有起车祸,怪不得有点堵,天哪,还挺严重,但愿不会有人有事。”

“估计悬,车头都瘪了。”王璠说。

“唉……人说有一个生命降临,就会有一个生命逝去,也不知道对不对。”Jessica说。

“肯定不对,自我安慰罢了,要那样的话,世界上的人口怎么会越来越多?”梁晨说。

“是啊,这话说得……哎,梁晨,小雨生了没?还没什么消息?”王璠回头问梁晨。

“还不知道呢,所以着急嘛。”

车子驶离了事故区,Jessica才加了速开。

手术室里,Robert松开拉着秦小雨的手,打开手机,把梁晨的信息,一则一则地翻看给秦小雨,他清楚地意识到,这个时候,秦小雨最需要的应该不是自己,而是孩子的父亲,所以他想借此给她更多的勇气和安心。是啊,感情如果没有血缘与生命的维系,一切就是这么苍白,一切就都需要让位。Robert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悲凉,原来拥堵在喉咙口的“我爱你,坚强点”是真的太轻飘了,说出来像假的,索性什么都不说,给一个孕妇最需要的关怀好了。

秦小雨看着梁晨的照片和自己的怀孕照,不由自主地流泪了。现在孩子距离这个世界越来越近了,她就要开始自己的呼吸了,就和自己要分离了,就要见到她的爸爸了,就要给Robert一个大惊喜,亦或是大震撼了……然而也是给梁晨的一个灾难性的毁灭吧。梁晨越是这样激动,越是这样期待,结果显而易见,爬的高,跌得惨……秦小雨心里一万亿个对不起都拥堵在一起,她突然觉得自己欠了所有人的债,她负债累累……

“孩子是谁的才重要……孩子就是最有力的证据……”秦小雨一边读着这句话,一边开始觉得身体发冷。

慢慢地她冷得开始发抖。

“怎么了?”Robert收起手机,抱住秦小雨的肩头问。

“我冷。”秦小雨说,她闭上了眼,突然觉得前方有一个忽隐忽现的,发着光的深邃的洞, 洞口一团暖意,同时有一种类丝竹的声音在耳边似有似无地回旋,甚至她隐约可以看见前方有一双模糊的手在向自己召唤,于是她也伸出了双手,一边探寻一边往温暖的地方迈去,她每走一步,那些沉重的债务,那些关于对梁晨的,对Robert的,对安妮的,对未来的孩子的,对Jessica的,对刘慧的,对父母的,对所有所有人的债务……就像羽毛一样,一片一片剥落下来,又被风卷起来,打着美丽的回旋,飞走……她一点一点地轻盈起来,前方的那双手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莫不是上帝就在前方做着指引?

“怎么了?”Robert又问医生,“她冷得发抖。”

“孩子马上出生,她本身贫血,又失血过多,我们正在做处理,但是急需输血,这个必须得病人亲自同意并家属签字。”医生说着吩咐护士去拿输血协议。

温暖遁去,秦小雨突然睁开眼,颤抖着说:“我不要输血,我是耶和华见证人信徒,我不能输血……血液是神圣的,在上帝的眼中血液就是生命,血不可以作为食物,也不能输血,血只有一个特殊用途,那是赎罪,是赎罪……我不要输血。”

说完,秦小雨又迫不及待地闭上眼睛,她寻觅着那个明亮的洞口,她要一个温暖轻盈的世界,一个远离谎言与背叛的世界……她要继续像抖落羽毛那样,抖落自身的一切罪过,她要她即将领受的轻盈,她要一双可以拯救自己的双手,她要循着那双手,躲开爱与被爱,恨与被恨,躲开一切的可能面对的矛盾,接受真正的救赎。是的,她这颗在生活里打成的死结,只有一刀剪断,所有纠结才可散开,她不是他们的方向,她是他们的分岔,她的躯体和灵魂受不了四处撕扯。如果存在是一种错误,不如不存在。

秦小雨想起自己在进入手术室前的祈祷,她嘴角微微荡出笑意:原来上帝仁慈的爱,一直都在身边,像一朵花儿默默地吐露着芬芳,原来上帝很早地就敞开了怀抱,接纳了自己,只不过自己没有领悟到这是多么温暖的一条路而已。

“小雨,你必须同意输血,否则孩子和你都会有很大的危险!”Robert抓着小雨的手摇晃。

“不,不要。”

“小雨,别傻了,虽然我是个基督徒,但客观地说耶和华见证人的一些教义,我真的不能同意,你要知道一个人的生命更重要,你的孩子需要你,梁晨需要你,你们的家庭需要你!我……也需要你!”Robert差点就要说出耶和华见证人其实是被很多人当邪教看的,但是,作为一个拥护宗教信仰自由的人,他不能这样说,也不能诋毁秦小雨的信仰。

“不,不要输血,输血唯一的用途只是用来赎罪。我需要赎罪,Robert,我需要……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梁晨,对不起安妮,对不起即将出生的Babe,我需要赎罪……你喝过圣血,你知道血仅仅是用来赎罪的,而不是来延缓一个罪恶的肉身的。”秦小雨内心里紧握着那双通往光明之洞的手,她再也不觉得梁晨的到来和他即将的愤怒或心碎多么可怕,梁晨不需要自己,他不需要一个不忠诚的妻子,不需要一个埋藏了巨大谎言的妻子,他不需要一个恨到咬牙切齿的仇敌,更不需要一个空洞的家庭……Robert也没有力量将秦小雨保有在自己的生活里,她不能为了成全Robert而真的毁掉梁晨,赎罪的唯一方式就是——消失。

“你胡说什么?!”Robert朝着医生说,“赶紧给她输血!我是她丈夫,我有权决定!”

“很抱歉,输血需要本人同意的,她已经是成年人,虽然我也很着急,但牵扯到宗教问题,我们还是得先征得她本人的同意。”医生很无奈地双手搓着溅满血迹的手套里的手。

“你们医生是救死扶伤的对不对?现在这么危险,救人是第一位的!”Robert差点跳起来骂出脏话。

“非常抱歉,这真的是关于宗教信仰问题,我们需要再请示一下,最好是你现在说服她,不过要快点,她还在失血……”医生满脸焦急。

“我坚决不同意输血,我不同意!……我不要……脱离耶和华见证人!”秦小雨觉得那双召唤自己的手越来越有力,强大的到不可抗拒,她觉得自己越来越轻飘,是啊,能解脱为什么不解脱?为什么要陷入人世的纠缠之中?爱又不能,恨且丛生,为什么要将自己打入现实的地狱?

“小雨,什么耶和华见证人,那就是邪教好不好?!起初你去王国聚会所,我不觉得有什么大的冲突,去就去,可是你不能固执到连自己的生命都不要了啊!快点同意输血,我这就签字……你忍心忍心丢下安妮吗?忍心让梁晨痛苦吗?还有我,你有没有想过我?”Robert终于顾忌不了那么多,对那个教会的怨恨也脱口而出。

“不,Robert,我很累,我懦弱,我顾不了那么多,我只想轻松一点,上帝已经给我做出了选择,我不能违背,我坚决不同意输血,无论你怎么说,我也不会改变主意,你不知道我有多坏多糟糕……”秦小雨闭上了眼睛,她希望那双手带着自己赶紧飞离这嘈杂的地方,是的,好嘈杂,Robert又转身呵斥医生,护士门在窃窃私语,连麻醉师都不安地走来走去,好像病房里又多进来了几个人,他们也在讨论着什么。

隐约中她听到他们还是决定先把孩子取出来,她安心地笑了,她觉得身体要更无牵无挂了。

“哇……”孩子的第一声啼哭在耳边响了起来……秦小雨努力地睁开眼睛,她看到一个血淋淋的黄毛丫头,但是突然,身体像雪山崩塌了一样,她感觉灵魂就要随着那不可抵挡的洪流一起飞散出去……她努力地睁着眼,寻找Robert,目光还没触及到他,口里那句“对不起”或者“我爱你”来不及释放,就随着她的灵魂,被一双大手抓住,搜地一声,甩进温暖且不及底的那个洞口……多么灼人的光,她的世界瞬间归为一无所有的空白……

“小雨!小雨!”Robert摇晃着闭合着眼睛的秦小雨,他甚至都没有看孩子一眼,他失声地喊着,病房里的两三个医生开始忙乱而无序地检查各种仪器,一个护士抱着孩子去清洗,她没有惊动六神无主的Robert,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心情伸出手来说一句祝贺的话,其他护士也跟着发呆,尤其捧着血袋的那个站在那里像凝固了的雕像。

“怎么回事?你们对她做了什么?她怎么了?她到底怎么了?”Robert失去控制地大喊叫。

“请冷静下,她刚刚又一次大出血,可是她本人拒绝输血,我们也告知她这是唯一可以就她的方法……你知道,她是有自由意志的人……现在她的生命体征不是很明显……”医生一边查看仪器一边说。

“那赶紧输血啊!”

“我们和她的教会取得了联系,正在和对方协商,不过,现在看来,也许……已经晚了。”医生摇了摇头。

“什么叫已经晚了?你们都不作为什么就叫已经晚了?!”

“刚检查了她的各项体征,已经……很抱歉。”

“我是她丈夫,是她家人,是她的唯一,为什么这件事要征求教会的意见?为什么要以此为借口拖延时间?她不是给教会生孩子的好不好!FUCK!”他终于无奈地跺了跺脚,在手术室里推搡起那个主刀的医生来。

“冷静点,先生,冷静!”其他几个医生护士,拦住了他,按住他坐在了椅子上。

“教会的意见是她可以选择输血,但是必须因此退出教会,但显然她本人是不愿意的……我们也是尊重了她本人的选择,但同时也很心痛,真的很抱歉很抱歉……”一直和教会负责联系的医生放下电话,一脸无奈地对Robert说。

“那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死掉吗?”

“这是她自由意志的选择,先生。十分抱歉。”

“什么他妈的抱歉!你们就是见死不救!你就等着我们区法院告你们!”Robert揪着打电话的医生的衣领,恶狠狠地说。

“先生,你的孩子。”抱着孩子的护士进来了,她将孩子往愤怒的Robert眼前一放,Robert傻眼了。

孩子是金发的!他忍不住上前轻轻地掀开孩子的眼帘……蓝色的双眸!

他发疯似的直奔秦小雨,他猛烈地摇晃着秦小雨,晃着晃着,他将她的上身抱进怀里,终于,泪水滂沱……他泣不成声地说:“为什么骗我?为什么骗我?为什么骗我那么久?你要告诉我孩子是我们的,我会替你承担一切的……傻瓜,说什么赎罪的话,罪过不是你的,罪过是我的,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谁不是带着罪过来的?让你受这么多苦,我连一个对不起都没说,爱你那么久,连一句我爱你都没说……怪不得你说要种一棵树在院子里,要以孩子的名命名……小雨,你睁开眼睛看一下吧,看一下吧……”

“医生,医生,快,快输我的血,我是O型,我的血就是她的血,我们有共同的孩子,你也看到了,孩子是我的,我们是一体的,我的血不是别人的血,请输我的血给她!”Robert顿悟似的,无所顾忌地脱掉自己的上衣,左手托着自己的右胳膊,在每个医生的面前晃着。

“为什么不输我的血给她?我们是一体的,不是接受别人的血,是自身的血液,这不违反教义,为什么不输我的血给她?为什么还不动手?!!”

他瞪大充满血丝的眼睛,质问每一个医生。每一个医生都无助地沉默着。终于,有个女护士轻声低说:“先生,她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了。先生,你需要离开这里,外面休息室里休息会吧。”

说完,另一名流着眼泪的护士也走了过来,她们给他披上衣服,半拉半搀扶地强行带他离开手术室。到了门口,Robert又转过身,奔向手术台,疯狂地挥舞着长臂,阻挠着医生护士给秦小雨摘除仪器,甚至阻挠医生给她穿衣服。

这时又多了两名男医生,他们四个人几乎是架着Robert离开了手术室。

这间休息室是个小小的长方形,Robert终于筋疲力尽似的,缩着蹲坐在休息室角落的地上,背靠着墙壁。整个世界在他的大脑里一缩一胀,一会无限地扩大,一会又缩小,可是无论是大至宇宙还是小至这一间休息室,他都找不到自己,也找不到秦小雨,人生突然遁形了似的,又或者根本就还没有开始。

尾声

梁晨的悲痛与愤怒像无数的匕首,前胸后背地插进了他的身体,以至于疼痛到失去知觉。

等他醒来,安妮在他身边已经守了整整一个上午,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从医院冰冷的过道里到的Robert的家,应该是是王璠和Jessica送过来的。他心里的仇恨并没有支撑他去复仇,而是颓然压倒了一切,身体从内到外的全然无力。有时候就是这样,你以为的恨是高山,要翻越,其实已成平原;你以为的起点,还没迈开步子,就已经是终点。

安妮端来一块自制的三明治递给梁晨,说:“爸爸你吃点东西,以后我陪你,Jessica阿姨已经告诉我一切了,我也很难过,没有了妈妈,我也很难过,可是我要坚强,你还有我呢爸爸。”说完安妮就哭了,她的哭声里上有许多的懵懂和看不透,她甚至还不能真正了解死亡的意义。

“其他人呢?”梁晨都没有力气哄安妮。

“妹妹在医院,Jessica阿姨说Ro……Jessica阿姨说他陪着妹妹。”安妮居然知道躲过Robert的名字,然后她继续说:“爸爸你别难过,你有我,他有妹妹,我们都不会孤单的。”

“不会孤单的……”梁晨重复着这句话,再看看这个承载了他们梦想,又毁灭了一切的这个家,竟不知道自己怎么还能再这里呆下去。用最简单庸俗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秦小雨这棵本来笔直的路,走着走着,就分了岔,一左一右,一边一个方向,一边一个天空,撕扯到最后,每一个方向里都没了自己。

但事情出来了,总要有个解决方案,即使活着的人已经被抽取了爱和恨,但也要为了躯体而活着。梁晨和Robert的最新协议是,由Robert继续照顾安妮到两年后拿到身份,然后再申请梁晨过来,小女儿和Robert生活,但因为家里没有女人不行,梁晨建议请一个保姆来照料两个孩子,Robert同意,并声明费用他一个人承担。

关于Jessica和王璠,自然是保守着梁晨的痛,也不便再说什么,倒是刘慧,悄然断了和Linda的关系,她突然觉得了恐惧,是的,之前她对这个教会还有很多信赖,但现在觉得如果连一个人的声明都不顾惜,大致也不如他所宣称的那么仁爱。

2015年8月7日星期五

暂时写完了,结局定不下来要不要尾声部分,感觉画蛇添足,又觉得必须说清楚。就先放那,哪天有了更好的结局的话,再改写。今天实在是没时间了,还有很多事要去做。但不管怎么说,写完了,我很开心。也略有成就感。或许放一段时间,看看书,再来回头看,又有不同的灵感。又或者再开始提笔写新的东西。反正很开心啊,开心地不想吃午饭,哈哈。22万2千字。佩服自己一下。哈哈。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五十章及尾声【完】

喜欢 (14)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