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岔》第八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1997℃ 0评论

第八章
“你该跟梁晨说下今天的事了,我想这比较重要……我大概十点半上床睡觉,希望我们都不要太晚,互相影响。”Robert终于将眼光从秦小雨低垂的长长的睫毛上移走。有时候,他喜欢这女人的娇羞和沉默,以及躲闪。
Robert上楼了。秦小雨拿出手机,微信上对梁晨一一汇报着:“告诉你个好消息,安妮下周就可以上学了,学校距离家不那么远,坐校车十到十五分钟的样子,校车还是免费的哦,还有,她每两周都有一百多澳元的补助。我跟Robert谈了生活费的事,他说我平时多做点家务就抵消了,我觉得挺好。以前印象里老外总是钱财分的很清,谁的就是谁的,夫妻之间都AA呢,有点斤斤计较的那个意思……不过他这么说我就觉得讲的通了,这边人工的确贵,像我这样好看又能干的家政服务人员,他肯定雇不起,算便宜他了,哈哈……总之都是好消息,头开的比较顺利……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那就好,没想到Robert办事效率还不错……我老样子,上班下班。不过好像单位很多人都知道你们出国了,有好几个人问我出国的门路,我都说孩子留学你去陪读了。否则还真找不出来一个理由。虽说这年头人人口里都虚虚实实的,尤其男人个个好面子……但这些话说的我怪难受的。”
“唉,干嘛给他们解释咱的生活呢?”
“你要不说,他们就觉得我藏着掖着要么太自私,要么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嗯。所以中国人总是强调人活一张脸。挺无奈的。”
“谁说不是呢。对了,既然生活费也几乎不用给,那我三个月给你汇1000澳元,应该就够你们平时的花销了吧?”
“1000应该花不了,还有房贷,你压力挺大的,给500就行,应个急,用不了的我就攒着。”
“行。”
“还有,我可能得早睡了,Robert说他十点半就睡觉……意思是不希望受到打扰。唉,寄人篱下……我过会洗洗也就睡了。”
“你不是和孩子睡吗?又不在一个房间,微信说几句话他不会知道的。”
“嗯……是,可是我怕第二天起晚了,今天早上的早饭就是人家做的,心里怪过意不去的。”
“行,你早睡早起也好。”
“嗯,我也想定个计划,学习英文的,把生活弄得充实点,这样时间过得快,你也就不用担心我无聊了。”
“好……”梁晨指尖在手机键盘上犹豫地敲了“想我没”三个字,想了想又删掉了,才刚分开,以秦小雨温吞的性格,这话似乎还没那么迫切要问。看来,当初决定让安妮和她一起来是正确的,除了孩子能很快适应语言和环境外,对秦小雨来说,孩子既是陪伴也是约束和监督。梁晨知道,再怎么明白、白纸黑字的交易,也难敌两个人的长久相处,养条狗丢了死了人都会痛哭流涕的,还别说人这种感情充沛的高级生物……但,这就是代价吧。
让梁晨稍觉安慰的就是,秦小雨目前还没和Robert同房。虽然是迟早的事。他也不知道两年后,秦小雨回到自己身边,那具已经印满别的男人印戳的肉体,他抱着会是什么感觉……陌生?新奇?迟钝?厌恶?嫌弃?愤恨?亦或是……刺激?
他们的第一夜,无疑将是心口上的一刀,梁晨不知道要不要弄清楚他将会在何时开始受伤,伤势如何……如果她在他怀里娇喘,自己该做什么?通宵游戏?独自买醉?随波逐流地去歌厅搂抱小姐,洗浴按摩推油?还是网上约个女人掏空自己?所有消极的被梁晨厌弃的事他都想了个遍。他这是要和秦小雨比堕落比罪恶吗?还是私底下用报复以求得平衡?为什么他就不能在他们颠鸾倒凤的时候喝杯茶思考人生?抑或读一本书听一首歌冥想一阵?人啊,总是在嫉妒愤恨中拉低自己,使自己越来越逼仄,却从不想站在高处宽宥和接纳,把自己的胸怀撑大。
“晚安。”
秦小雨有些愧疚地关了手机。
她知道自己为什么隐去了很多已发生了的事,或者说为什么想迟一些时间告诉梁晨,因为一旦她说出口,梁晨只会有一个反应——他们迫不及待。
秦小雨耻于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渴望躺在Robert的身边的,那样温暖有力的身体,还可以调皮地趴在他胸口,玩弄那些浓密的体毛,抚摸,缠绕在手指上,甚至编细小辫子……也许还有他不一样的呢喃,不一样的情话。梁晨虽然也是个细腻的人,但婚姻使人疲倦,他们已经很多年不接吻,所有的亲吻只限嘴唇相挨,做爱也很规律,一周一次,一月三次。兴致一般的时候就是床上,男上女下,没有前戏,兴致好的时候是餐桌,因为那个高度梁晨站着刚刚好……秦小雨曾经问梁晨,如果她这样仰面躺着,手里拿一份报纸,他是不是也能完成既定动作。梁晨笑着不置可否。但他们有过的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一幕是,梁晨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托着秦小雨的大腿驾到自己肩上,一边看手机里的动作片,一边挺近,秦小雨看不到梁晨和自己的眉目交流,索性也闭上眼睛……可能最无奈的还在后面,完事后他们的对话通常是这样的:
秦小雨:“感觉怎样?”
梁晨:“挺好。”或者“今天感觉真好。”
秦小雨:“那就好。”
梁晨:“抱歉你没到,又做了一次我的工具。”
秦小雨:“别想太多啊,我乐意做你的工具。”
真的很乐意吗?从床上或者餐桌上起来后,秦小雨就不去深究这个了,也很快就忘了。
可是Robert却突然让秦小雨重拾这些往事,又不自觉地去对比。让秦小雨有了自己的想法,甚至渴望。男人和女人之间,到底怎样的关系才好?秦小雨觉得自己在Robert面前就是一枚火柴,Robert就是火石,是用来彼此摩擦燃烧的。而她和梁晨则像刀叉,或者杯盘,彼此协力地要完成人生的晚宴。
秦小雨不知道这些比喻是否恰当,但她对即将来临的夜晚已充满不安与期待。
秦小雨还是先去了安妮的房间,看见安妮已经抱着那只大考拉熟睡,就关了灯退出来。
Robert正靠在床头看一本书,台灯的光很柔和。
秦小雨拿了件睡衣,去了浴室,掩了门换上,又简单洗漱了下。走出来,从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轻轻缩了进去。
床好大,秦小雨缩在一边,侧身背对着Robert,没有被他气息压迫的感觉,她双手交叉在胸口,闭上眼睛想:就这么睡着算了。千万别过来,千万别过来。但她身体的每个神经都在感知和期待着床另一边细微的动作。
Robert清了清喉咙,合上书,关了灯,枕在自己的胳膊上仰面躺下。
静默了许久。
秦小雨数着滴答滴答的钟声,等着Robert说些什么,总要说什么的吧。
“小雨。”
“嗯?”
终于开口了,秦小雨身子微微抖了一下。
“你有想过怎样度过今天晚上吗?”
“我不知道。”
“你知道今晚对我的意义吗?”
“知道……”秦小雨心里想,不就是你真正的洞房花烛夜么……可是这是游戏啊,就像小孩子过家家,只不过时间长一点,有点实质内容罢了。秦小雨不是没有过怎样郑重其事一下……她甚至都想过要不要燃两枚红烛,头顶一面红纱巾,在他手指挑开纱巾后,两人再喝一杯交杯酒……不过真那样做,会不会更像过家家?而且还是很中式的过家家?
“那你想我怎样做?”
“你想怎样做?”秦小雨转过身子,侧面向着Robert。
“我想先讲一个故事给你,希望你有耐心听。然后,如果你想要我,让我知道。”
“嗯,你讲。”秦小雨心里想,为什么今晚却这么纠结于礼貌?不是已经有过亲密接触了吗?
“故事不长,但足够你了解我对婚姻的看法。”
“谢谢。”
“我曾经有一个结婚的对象,十二年前的事。我很在乎她应该,因为那是我唯一一段足够认真的感情。我们彼此性情相近,对很多事物看法一致,很少有矛盾,我们平稳地相处了三年时间,我在我觉得合适的时间向她求婚,但是她拒绝了。她没有出轨也没有生病,更不是什么同性恋或者双性恋,她说她只是恐惧婚姻这种状态并不能使两个人长久的在一起,她不想要空洞的承诺,不想套上一枚戒指,戒掉以后生活里的诸多可能。然后我理解并接受了她的观点,我们又继续平稳地相处了一年,我们都希望那一年时间彼此都有所改变,能对婚姻有更多的信心,但一年之后,她仍然告诉我,爱情太单薄,像一张随时可以撕掉的纸,假如生活只是本日记的话。而基于亲情之上的感情,虽然缺少爱情的甜美蛊惑,但真的能持续很久,也难割舍下。她这样说的原因是,她继父在她妈妈去世之后,依然陪伴她18年,恩与情并重……是的,她很依恋她的继父,就像她继父依恋她一样,大致我的出现,并不能全方位替代她继父的存在,虽然她挣扎过努力过,但结果很徒劳……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具体怎样,虽然看起来是很糟糕的关系,但她并不是个糟糕的女孩,她的选择一定是忠于内心感受的,我也不想介于复杂的感情当中,所以我们都平和地放手了……我感情经历不多,之后也慎于付出了,尤其觉得为婚姻而努力的感情没有生命力,而且费时费心,也不见得有结果。”
“嗯,可是那只是个例啊。你的遭遇不具有普遍性。”
“你的呢?”
“当然,我的婚姻太普通,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这样按部就班到老的。”
“可是也离婚了?”
“是暂时的。”
“嗯,婚姻可以续上,但是感情会不会有太明显的接茬?”
“我对我和梁晨很有信心,对婚姻一直很有信心。”
“那很好……你怎么看你和我?”
“合约关系。”
“仅仅如此?”
“目前应该是这样吧?”
“好吧。那第二个问题我也知道答案了。我困了,睡吧。”
Robert突兀地转过身去。
“你怎么了?怎么这样?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告诉我啊。”
秦小雨依然记得楼梯口他的热情浪漫,以及浴室的激情,反倒想不通为什么此刻却纠结于这些表面的东西。
“没什么,我自己的问题,我以为,至少我不是作为一个工具存在在你的生活里,我很慎重的婚姻只因自己的一个头脑发热,就贱葬在你所谓的合约关系里了。你知道我有期待的,我对今天有期待的。”
“Robert,不要让我说什么好吗?相信你的感觉,跟着你的感觉走,好吗?”秦小雨心里不禁愤恨起来:难道你让我现在就脱得溜光,毫无廉耻地扑进你怀里,说我喜欢你,想要抱着你亲着你,说我很想要你?我虽然脱掉了和梁晨的婚姻躯壳,但婚姻的归属感仍是根无形的链条,它在无时不刻地约束着我,我能像个荡妇那样一边虚情假意地安慰梁晨,一边又在你怀里肆意承欢吗?我已经开始欺骗梁晨了,我都不知道这样的谎言会不会更多?会不会变本加厉……
“你知道我的感觉吗?”
“也许吧……我希望我们简单一点,过好这两年的每一天,最好像朋友那样,不要争吵。”
“你也是这样对梁晨说的吗?你告诉他我们住在一起了吗?”
“没必要告诉他……我说我和安妮住。”
“为什么说谎?”
“这不算说谎,我是替他考虑,或者说这是善意的谎言。”
“谎言就是谎言,不存在善意或恶意。我希望你同他讲明白,我不想做什么事都感觉偷偷摸摸的。”
“没有偷偷摸摸啊,晚些时间我会告诉他的。”
“好,那晚些时候我们再住在一起吧。”说着Robert掀开了被子。
“你这是?”
“你可以和安妮睡。”
“你开玩笑吧?”
“没有,我不想违背信义,偷你在我的床上。”
“可是我们已经……”秦小雨气的坐起身。
“是的,可是你记得我并没有再继续,那是因为我想很好地,很完整地彼此给予一次……上次以为在冲动在激情下就能得到我想要的感觉,但是你们的孩子,提醒了我,那不是一个最佳的时刻……我需要你认同我在你丈夫的这个位置上,然后彼此交融。”
“有什么不同吗?”
“有很大不同。”
“好,那估计你永远也等不到那一天。晚安。”秦小雨突然觉得Robert教条到让人难以接受,她也赌气地说了一句,然后直接下床,嘭地一声关了房门,去了安妮房间。
Robert睁大眼睛,看着刚刚关闭的房门,他也不明白,他为她做了那么多,为什么这个女人就视而不见?不能很好地转变自己的身份,诚实地对待梁晨,诚实地对待自己呢?谎言有必要吗?这两年时间,不是他从别人那里偷来的,他不想猥琐地享用别人的妻子,他不需要她来淡化自己的存在,然后取悦梁晨,他不喜欢这种即当婊子又立牌坊的感觉,他不喜欢虚伪,他要的是一个坦坦荡荡的秦小雨!
Robert右拳向后砸去,“咚”地一声,击在木质的床头上,他咝地吸了口气……其实,他要的,只是秦小雨听完故事后的一句安慰,假如秦小雨会依偎过来,说:“婚姻也没那么糟糕,你看,我们这不就在一起了么?”其实,只要这么一句,Robert就会给予秦小雨他积攒了42年的力量与柔情的,那将会是排山倒海的。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分岔》第八章

喜欢 (2)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