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JJ也寂寥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6305℃ 0评论

 

我不是个器物控,或者说大小形状控,这里的器物特指男人的胯下之物。

但可爱的男人,总是过于关心自己的大小,并以此为豪,或以此灭自己威风。

 

常常有男人以Q,微信,私信,短信,站内短消息,网站留言等形式,辅助以艹干这样的字眼对我说18或20,更多的,直接发图以示骄傲和挑逗勾引。嗯,一笑了之,这样缺乏沟通的展示,往往让原本可以勇武裹满风情的jj变成树顶枯枝,冬日铁杵,纸上剑柄……产生不了亲近感和内心的酥痒颤动。单纯视觉冲击很难打开女人身体的龙头,但,好奇也可能发生。

是的,总有那样的一个时刻,心门虚掩,只一个侧身,那物件支楞着,就推开门了,轻而易举的样子。

 

夏日就是这样走近我的。

因有过一次匆促的谋面,他走前走后地照顾我,青春气息曾逼迫我做过短暂的联想,嗯,所以当他发图用尺寸惊艳我的时候,我先故作镇定了会,又婉言拒绝了几次。视觉感受在我来讲太单薄,我惧怕只因为一个物件的大而漂亮就空着心,做无爱的事。

可是,他的热切和殷勤,渐渐用随心来掩饰,说只是想见见我,说句话也行。

因多多少少知道他生活的也算洒脱飘逸,再回味下他健壮的肌肉,便同意一起喝个茶,嗯,内心是允许多多少少的暧昧的,比如摸摸捏捏,吻吻逗逗,喘喘吁吁,呵,这种惊慌和情绪起伏也不错。

 

他来家门口接。

见到我就说手出汗,太紧张。让我摸他手,我笑着拍开了。

车子干净,有一缕香味和更多的煦暖,很舒适。

他问:去哪?

一边问一边将车子缓停在路边。

我说:附近有家咖啡厅,不过具体位置可能不是很准确,都绕几圈,但一定找得到。

他还问:去哪?

我:咖啡厅啊。

他仍在问:去哪?

我不吭气了,转过头,不看他。这家伙……

他碰碰我的胳膊肘,回看一眼,他执着的眼神盯着我问:去哪?

只好一叹气,说,随便吧。

 

他笑了,启动车子,开始满大街找目标地。

一座高大宏伟的建筑面前他问:行吗?

我不说话。

他径直开车进去。

让我紧随他。

酒店的大堂空阔,富丽的巨大水晶灯竟然是黯淡的,这让我想起他给我那“触目惊心”的图,嗯,某种感觉丝丝相连似的,也不知道会怎样……

 

房间里的夏日,没有表现出急切,甚至挑逗温存都似乎略过。我看了看,室内光线太强,所有的暧昧都无处遁形,碰触,拥抱,抚摸,亲吻,都显得太突兀。但还是蜻蜓点水地做了,情欲略抬头,就各自冲澡,然后,我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等夏日来,带着他的“触目惊心”。

时间过得太久了,细节全然忘记了。但是大小还是很有印象——粗壮。口含的时候,总怕牙齿刮到他,满满充满着口腔,舌尖也不能灵活。嗯,色彩也好,健康的粉红。虽然身体足够敏感,但看到他的时候,也还是担心会不会到不了,会不会突现干涩……记得在夏日身上驰骋的时候,竟然也喷涌而出一汪清泉,肚脐眼里一汪水的他显然受到了刺激。

之后的战斗常规,激烈,尽管尺寸傲人,但也是类似的包裹和充实,或许有那么一些饱胀,但可品之处并未因此而增多,远远不及S一个姿势在我身上的机械推动那般契合和美妙,以及偶尔的互相唇舌吸食。

他只是个男人,心里距离我遥远,眼神无法深情交互,内心难生对我的爱怜珍惜之情。我知道,彼此身体镶嵌的时候,可以很近,但是他身体以及情绪消退,一定会如我一般反思这场动作,意义究竟何在……

也躺在一起用语言弥合这种空洞,然而又是风拂湖面的轻巧。

 

夏日送我回家时,全然没了我刚上车时的激动和紧张。身体的松弛让一切都耷拉了下来。但是谢谢他,下车的时候他仍不忘一吻。

嗯,后来,是的,后来他说想我的时候,我正在澳洲的阳光下炙烤,所有感觉都蒸发掉了,以至于我面对他的短信,应对不出来一个字。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大JJ也寂寥

喜欢 (1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